弘忍交出了祖師心…8 弘忍交出了祖師心…8 ◎ 五祖弘忍的背景 西元602~674年,原籍潯陽。出家於蘄州黃梅雙峰山東山寺,弘忍 一生追隨四祖道信習禪。道信去世,弘忍即在雙峰山以東的憑墓 山建立寺院;「東山法門」興盛於弘忍的時代,形成中國的禪學 主流,影響後世甚遠。 弘忍58歲(惠能到東禪寺的前壹年),唐高宗派遣使者前往東禪 寺詔請弘忍大師入京。弘忍大師以病為由,固辭不赴。唐高宗則 御賜衣藥供養弘忍大師。 ◎ 有關弘忍的軼事傳聞 弘忍來向馮墓這位大地主借山建廟。 馮墓當然是不肯出借:「這是祖傳山地,不願出借。」 弘忍說:「大德!借山修廟,是光宗耀祖的大事,何況我只借一袈裟之地用,大德!這點山地您就供養出來吧。」 馮墓心想:「只借一袈裟之地能做什麼?還想修廟?反正不差這一丁點山地,就借他一袈裟之地, 帛琉看他如何建廟!」 他們來到鳳凰山頂正是晌午,大日當空照。弘忍站上一塊巨石,脫了袈裟,對馮墓說:「大德!我要借山,畫地了喔哦!」 馮墓說:「好好好,就借你一袈裟之地。」 弘忍露出神祕的笑容,將袈裟拋向空中。在空中張開的袈裟像傘一樣遮蔽了當空烈日,陰影罩住了整個鳳凰山。 馮老傻眼了!只得佩服弘忍,將山地借給弘忍建廟。 ◎ 袈裟遮圍 惠能靜靜的等待,等待三更的鼓生。 「五祖將手杖輕敲碓三下,轉身離去。」這是師父留給我的訊息,是 他對我最後的面試,我懂這個意思。 靜候著的夜晚時分,心情異常的寂靜,和周圍的沉默一樣,月在 黑夜中散發著微微幽幽的光亮。 五祖將自己的袈裟脫下,這次不拋向空中,而是將窗戶都圍起 來;各位,原來早在一千多年前狗?房地產J隊的勢力就滲透每個地方 了,在唐朝大量印製「唐周刊」尤其寺裡沒什麼休閒,就愛看這 本(冷)。五祖行事總是小心翼翼的,到底為什麼?這寺院的群 眾有什麼問題是五祖度化不了?轉不動的呢?每次都得避開他人 的耳目,對惠能對神秀都一樣,選在夜深人靜,或是趁人不注意 時溜進碓房。弘忍一直在提防、避免些什麼?這寺院裡有一股詭 異的勢力隱藏著,威脅著五祖,企圖影響法脈的走向…。(神秀也 是偷偷摸摸辦事,這點和他的師父一樣。) 五祖將袈裟圍遮窗戶,不令他人看見,兩人對坐,五祖向惠能講 解「金剛經」…說到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時,惠能脫口而出: 「原來如此!一切萬物不離自性。」惠能完全覺悟這句話,整個 生命此時被這句話引爆開來!原本存在的那一絲疑惑消失了, 空了 設計裝潢。 狂喜中的惠能告訴五祖說: 「真是如此,自己原本就是清淨。 真是如此,自己原本就不生不滅。 真是如此,自己原本就具足完整。 真是如此,自己原本就不曾改變。 真是如此,自己就能生出萬法啊~」 世尊當年悟道在菩提樹下,經過決心與毅力,靜坐數天才完全覺 悟生命的真相,他開悟時就清楚的指出「眾生皆有如來德相」, 所有的生命都具備了佛性,重點在於覺悟自己內心的佛性,並覺 醒過來過實相的生活;世尊悟道,完全的彰顯自己的生命,他開 始分享自己的生命芬芳,因為這芬芳也是你的,生命的芬芳並不 專屬於誰,只是世尊覺醒了,他開始分享…人們靠近過來,頂禮 世尊,為了表達感謝,感謝佛陀的指引,尊貴的分享。為了珍惜 分享與分享給更多人,便將世尊的談話一一收錄彙編成冊。這 買屋網些 分享流露自心中的萬法,萬法同樣的出現在其他覺悟者的心中; 此刻惠能的內心一剎那間,閃過千萬法門…浩瀚無窮的…湧現萬 法,就在清淨的當下顯現出來。哇啊~真是如此,自己就能生出 萬法。 沒想到的,現在都知道了。知道自己是誰,原自何處,原本的面 目是什麼,一開始就是的,根本沒有改變過的,都知道了,都清 楚明白了。 惠能自己用了「一切萬物不離自性」表達自己的開悟境界。「應 無所住而生其心」只是敲醒惠能的一塊磚。 「無住生心」對「不離自性」惠能接的很棒。 ◎完全相應 五祖聽惠能這麼一說,看著惠能神采奕奕泛出光芒,心中感受到 惠能彭湃的浪濤自心中氾濫,淹沒整個寰宇,惠能已回到了生命 的原鄉。 五祖接著說:「沒見著自己的原始心,不認識自己原本的心,所 學的法都是皮相沒有真實的益處。 房屋二胎如果認識自己原本的心,見著 自己的原始心,則可稱為是---覺醒者。」 夜仍寂靜,萬賴無聲,黑夜中,月暈透著,微微幽幽的光亮。 三更這時接受五祖開示正法,無人知曉。 五祖將達摩祖師已來,一脈傳承的心要及祖師衣缽傳授交給惠 能,並告訴惠能說:「汝為第六代祖,善自護念,廣度有情,流 布將來,無令斷絕。」 五祖弘忍將「祖師心」傳交給了明心見性的六祖惠能,耳提面命 的交待要好好守護正法,廣度有情眾生,將正法流傳開來,勿令 中斷。 為師的對你說: 有情來下種,因地果還生。 無情既無種,無性亦無生。 ◎有情來下種,因地果還生。 種豆得豆、種瓜得瓜可用來比喻因果關係。 有情眾生都有成佛的種子,種子由因緣中熟成佛果。 我們生命的深處都存在著佛性,為何說是在深 褐藻醣膠處呢?是因為我們 很少去啟動佛性,我們慣用的是習性,是不全面性的智能,漸漸 的原始的佛性就無聲無息的隱默在深處。當人們發心成佛,緣份 成熟到來,透過緣分的洗鍊,將矇蔽住佛性的障礙、累世的習氣 清滌後,成佛的果實就能結成。 我們都具備覺悟的可能,只是自己準備好了嗎?自己想覺悟嗎? 還是繼續一路玩下去! 準備好了,才有相對覺悟的條件出現, 讓我們透過覺悟的條件達成覺悟, 恢復「覺悟者」本身。 ◎ 無情既無種,無性亦無生。 其實一切都屬自然的演化,生命蛻變這一路漫長的旅程。不需特 別去罣礙成佛的可能與原來是佛的覺醒,生命一直以來都變化 著,以各種型態旅行與經歷,為了豐富體驗和發揮創造,所有的 現象都是我們所共同創造出來與彼此經歷學習的現象,不過是生 命體存在的一場圓滿華麗宴會,一但存在了,就永不落幕,一但 消失 術後面膜了,就曲終人散。 一但想,永不落幕。一寂然,曲終人散。 ◎沉默山徑 「當初達摩祖師到中國來傳授佛法,人們還不相信他傳的法,才 傳遞這件祖師衣做為法脈的憑據,代代相傳。然而佛法則是以心 傳心,讓自己覺悟自己消融。從古時候以來,佛所傳的是覺悟的 本體。祖師所交付的是妙明的真心。」弘忍說。 「衣缽傳承的方式會引起爭端,惠能你就停止不須再傳遞下去 了,如果再繼續傳遞衣缽,恐怕增加生命的危險,讓自己命如懸 絲一般,朝夕難保啊;惠能你還是趕緊的離開此地吧,就怕有人 覬覦衣缽加害你呀。」 六祖惠能問弘忍大師:「我該去向何處呢,師父?」 弘忍大師指示:「到了廣西懷集縣可以停留,最好是隱藏自己在 廣東四會縣這個地方,韜光養晦,沉潛修道啊。」 六祖惠能拿著衣缽說:「師父,惠能是嶺南人,雖然來此一段時 間仍是不知此地山路,又如何走到江口渡河 票貼離開呢?」 「惠能你不需擔憂,我親自送你到江口。」 師徒兩人趁著夜色掩護,走在幽靜的山路上,一老一壯疾行,穿 越山林而去。惠能心中百感交集,看著師父不發一語的走在前頭 領路下山。 ◎合渡彼岸 來到九江驛邊,江畔有一艘船停泊著,弘忍上了船也招喚惠能上 船來。 弘忍握起船艣搖動船隻離岸。 惠能靠了過來弘忍身旁:「師父請您坐著吧,弟子應該搖艣才 是。」 江上傳起一陣笑聲,在靜夜中格外響亮,遠遠的迴盪在四周。 弘忍笑著說:「我應該渡你到對岸。」 惠能的臉龐泛著純真的笑:「迷時、糊塗時,由師父您度化我。 呵~能自行覺悟我該自度。」 惠能的情緒是錯綜複雜的,基本上是感動萬分的,充滿感激、滿 心歡欣,也夾著離愁與陌生未來的情緒。師徒今生短暫的相逢, 就將別離,雖短暫確勝過一切時間的意義,就像天際與流星的交 會。 惠能對著自己的啟蒙恩師,燃燈佛說:「 太平洋房屋同樣是度(渡),用處不 同。惠能我生長在邊陲地方,語音不正確(指無人教導)承蒙師父您 傳授我佛法,我今已覺悟,應該自性自度。」 弘忍開心滿懷:「是的!是的!以後佛法弘揚由你大轉大行於世 間。你此去三年後,我才離開世間,你好好的往南去努力。現在 還不適合宣講佛法,要看機緣,佛法大興不易,不是一時之間就 能興盛的。」 ◎法脈南傳 六祖惠能辭別五祖以後,向南朝廣西方向趕路,近兩個月的路程 行至大庾嶺。 五祖送走惠能回到東禪寺,連著好幾天都不上法堂。徒眾們疑惑 的來問弘忍師父:「師父您是不是不舒服、有煩惱啊?」 五祖回徒弟們說:「病沒有,倒是衣缽與法脈傳給南方去了。」 眾徒訝異問五祖是誰得傳承? 弘忍竊喜:「能者得之。」 眾徒弟們這時才搞清楚是那匹黑馬---惠能, 他將衣缽與傳承一起帶走了! 哇勒~ 代誌大條了…。 追!追回來! 待續… 往南.藤蔓荊棘之路 西服…9  .
創作者介紹

gr26gran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